.財訊 .黃琴雅.
 
提起貧窮感,就跟飢餓感一樣,逐漸纏住中產階級,社會政經局勢的往下沉淪,媒體動不動就說「中產階級消失了」,令人心生恐慌。要擺脫貧窮感,還是得紮紮實實規畫好自己的財富,不做「消失的中產階段」。

    「你覺得自己很窮嗎?」問問自己,再問問周圍上班族的朋友或同事,幾乎有八成的人會回答說,「是啊,我好窮喔!」而且這種貧窮感如影隨形,還與日俱增,如果身為上班族的你,有這種感覺,那麼你已經得了嚴重的「貧窮感焦慮症」!

    這年頭,貧窮感已經深植台灣人心。翻開報紙,一版以斗大的標題報導國內卡奴暴增、失業人口與低收入戶數目急速增加;經濟版又寫著某某企業家買了億萬豪宅,豪宅房價不斷飆漲;大陸版卻不斷宣揚中國經濟高度成長,台灣已經失去競爭力等等,這些連篇累牘的報導讓上班族不焦慮也難。

年收入一五○萬夫婦 照樣有貧窮焦慮感

    劉雅珍(化名)就是貧窮感焦慮症一員,她有嚴重的台灣競爭力退步的焦慮,擔心台灣在全球化的世界裡將逐步邊緣化後,台灣人才的工作薪資可能不升反降,生活物價指數卻愈來愈高,未來的日子會愈來愈苦。

    她對日本觀察家三浦展所提出的《下流社會—中產階級消失》、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M型社會》中所提富人愈富,中產階層淪為中低收入階層的觀點頗為認同,自認自己已經處於其中。

    別以為劉雅珍真的很窮,她與老公王志偉(化名)可是台北市標準的中產階級,兩人年紀都是三十三歲,一位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一位在知名電子公司當財務,兩人年薪加起來一百五十萬元,有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小孩,一家人在台北精華區租了一間每月租金二萬五千元的老公寓,即使高所得、住在環境較佳的台北市中心,她仍有深刻的貧窮感。

    讓她產生貧窮感的開端,是小孩的報到。小孩出生後,都在工作的夫妻倆第一個要面臨的問題是保母費,每個月要多付出兩萬元,而為了要有更大的空間放嬰兒床,從租金一萬五,十多坪地小公寓換到二萬五的三十坪公寓,每月共多了三萬元的固定開支,負擔增加不少。 「賺多少錢不重要,重要的是扣掉支出後,你還剩下多少。」劉雅珍說,以前兩夫妻每月平均十二萬元的收入,可以過得很優渥,幾乎可以存三分之二,但現在扣掉固定開支五萬元,以及家用與生活費二萬元,剩下約五萬元,這筆錢要用來存小孩未來教育費、又要存保險金,還要存自己的退休金,面對小孩從小到大可能要花費將近一千萬元的教育費,她心中充滿無限的恐慌。

    近來房價不斷高漲也是貧窮感加深的原因之一。台北市中心的老舊公寓動輒千萬元,即使現在約有三百萬元的資產,她寧願花兩萬五千元的租金,可以住在台北市最好的地段,也不願意為房子背上百萬負債,或住在台北郊區。

    「負債就像是緊箍咒,讓你不能換工作或出外旅遊,」他們不想過得這麼苦,情願把房租當消費,選擇好地段居住,同時把錢存下來還可以用來累積小孩的教育基金,她定期幫小孩買高配息的「一中(中鋼)一台(台塑)」,期望能慢慢累積千萬元,做為未來念書、留學之用。

「祈禱自己不被裁員」、「老了以後拿LV行乞龍山寺」

    像劉雅珍這樣的中產階級會有嚴重的貧窮感,不是沒有原因。看看台灣這六年來,加薪的幅度遠遠趕不上物價的漲幅,去年台灣上班族平均薪資年增率為一‧三八%,扣除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二‧三%,實質平均薪資等於減少○‧九%。

    然而,荷包的錢變少,房價卻是屢創新高。台灣五年來平均所得成長六%,房價卻漲了三、四成,全台灣購屋痛苦指數高達六‧八倍,其中台北市高達九‧五倍,要十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房子,你說上班族能不窮嗎?!

    加上,產業不斷外移大陸、金融業與電子業的購併案增加,讓白領階級有被裁員的恐懼感,痛苦指數隨之增加。

    有小孩的家庭更是焦慮,因為保母費、私立幼稚園都隨著物價上漲而提高不少,有兩個小孩的家庭,薪水有一大半是給小孩花用的,還要買房子付貸款,為的是要有個安定的窩,後來好不容易省吃儉用把子女養大,五十歲才發現自己沒存退休金,工作還岌岌可危,又不能盼望子女養自己,只能祈禱自己不會被裁員!

    劉雅珍算是很懂得節省開支來投資理財,但她身邊三、四十歲的單身女性同事們,大多是過度消費的一族,全身上下全是名牌,衣服、包包沒有上萬元絕對看不上,但這群女性卻還常常自嘲,「老了以後,我們一起拿著LV到龍山寺行乞」。幽默中帶著幾許淒涼。

    這是台灣過去五年銀行業大力提倡用現金卡與信用卡來「先享受、後付款」、「借錢消費」的觀念,導致許多上班族過度消費,又在媒體提倡奢華風的影響下,上班族把追求買品牌的「高貴」品質當做生活時尚,種下卡奴超過五十萬人的紀錄,其中不少是醫生、律師或是金融從業人員,他們是社會公認的中上階級,卻因卡債讓他們墜入貧窮深淵。

    更嚴重的是,未來的年輕人還沒有出社會就先負債。高學費政策來臨,經濟不寬裕的學子只能以助學貸款來繳學費,去年申請助學貸款的高達七十萬人,以私立學校一學期約五萬元學費計算,平均大學生四年念下來就要花上四十萬元,也就是說一畢業就要背四十萬元的負債,雖然就學貸款的利息僅有三%多,以大學生平均薪水不到三萬元來看,每個月要還一萬元,也要四年才還得完。

認識窮的真相,維持需要、降低想要

    近年的投資工具報酬率又十分不爭氣。近六年來,台灣股市只有一個「悶」字了得,長年呈現盤整格局,而近幾年飆漲的高價股,一般散戶又參與不到;電子新貴因為分紅配股減少導致薪資縮水,上班族過去最愛的股票投資,近幾年來往往都是賠錢出場。薪水沒增加,投資又賠錢,中產階級比台股還要「悶」。

    因此,「沒錢」的貧窮感如「背後靈」纏住了中產階級,對養小孩產生恐懼,深怕賺不到千萬元讓小孩花,又怕小孩長大不孝順,寧可養名牌與車子、也不要養孩子,於是,選擇單身或當個快樂的頂客族,導致台灣提早少子化、老年化,台灣下一代負擔加劇,四十年後,台灣一‧五個工作人口就要養一個老人,貧窮感將會永無止境的蔓延。

    雖然中產階級荷包縮水,但實際上應該沒有這麼窮!有專家指出,窮,是一種相對剝奪感。

    你年薪只有六十萬元,卻要求要過年薪兩百萬元的生活水準,深覺永遠買不起自己想要的東西,包括房子也是如此,看上眼的房子買不起,買得起的房子看不上,期望與實際的落差,就會產生「窮」的念頭。這是相對貧窮,一種得不到、也比不上別人所造成的心態。

    「想要的太多,需要的太少,」要降低貧窮感,最好的方法是認清貧窮的真相,認清薪水不能提升的真實原因,並且降低慾望,增加理財知識。一位理財專家送給貧窮焦慮症最好的解藥是,「理財就是在需要與想要之間拔河,維持需要,降低想要,為自己增加理財的錢,才是擺脫貧窮的第一步。」
 

文章來源  adyㄉ部落格ing

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