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自己的智慧

主講人:傅佩榮教授 (台大哲學系教授) 

處於快速的生活步調與大量多變的資訊中,許多人不知如何在進展失序的世界中找到立身之地。傅教授提出簡單易行的方法,幫助現代人以正面的思考排除憂鬱、為生命添加活潑創意、妥善面對情緒與逆境、並以健康心靈迎向未來! 

3月17日的午後,在松江路旁的一條小巷子裡,許多人湧進一家咖啡館,期待著與傅佩榮的心靈聚會。

春芽初現的台北城,傅佩榮與聽眾們一起活出自己的智慧。

▲請告訴我,人生有意義嗎?

 曾獲民生報評選校園熱門教授的傅佩榮,在台大教書的時候,有一次到阿姆斯特丹去參觀梵谷的畫展,當許多人醉心於梵谷的畫的同時,傅佩榮卻在敏銳的觀察下,他發現了一個與其他人截然不同觀點。

曾有猶太人說,在人間成功就是失敗。那麼梵谷成功了嗎?

梵谷曾說,為了美,我準備接受磨難,準備做出犧牲!

而梵谷的一生正如他所說的,他活著的泰半日子裡,生活過的相當的悽慘潦倒,一個活了39歲,窮困潦倒的畫家在死後,他的畫作竟然成了傳世不朽的巨作。

所以,梵谷成功了嗎?

傅佩榮突然給聽眾這麼一個觀點,「人類所有的成就如果隨著地球消失而消失的話,那麼這些都是虛無的。」再多的成就都會消失殆盡的。

「以宗教的眼光看人間的時候,會看的非常透徹。」傅佩榮說。

許多人亟亟於事業與工作上的成就,當作到了董事長的時候,其實才發現一切都是空的,而後悔這兩個字,往往就成了這些人的人生寫照,這樣的人生是否已經失去了意義?

如何發揮人生的效應,昇華到一個更廣闊的空間層次?這樣生命選擇的問題,傅佩榮不斷的給聽眾們衝擊。

傅佩榮教授有很多的學生,這些年輕的學生朋友都會問他,人生有意義嗎?許多年輕朋友隨著年紀的增長,常常會把人生的意義誤以為就是賺錢,既然是賺錢,那麼到底要賺多少錢才夠?賺錢之後你要做什麼?

傅佩榮給了聽眾朋友一個跳躍式的思考。「很多人都會認為賺錢是人生命中重要的一環,如果你的夢想是有一天能夠環遊世界,而年輕朋友應該釐清的是,環遊世界才是目的,賺錢不過是手段罷了,」傅佩榮說。

在這個充滿資本味道的城市,聽眾對於傅佩榮訴說的感受特別強烈,太多人在這城市的鋼筋水泥裡失去了方面,總是忽略了目的,無法釐清賺錢不過是手段這樣的觀點。

所以人生有意義嗎?傅佩榮解釋說,思考這個問題要有方法和架構,當你問人生有意義這個問題的時候,請把重點放在生命、人性、自我。

透過這三個重點來思考,許多難解的問題都會豁然開朗。

在宗教的六道輪迴裡,「天」是第一道,第二道便是「人」,以宗教的觀點來說,一個人的出現與誕生,其實是經過了多少個難以計算的輪迴,才能出現在這,那麼人生當然有意義。

若人生真的有意義,那麼人和動物的生命又有什麼差別?傅佩榮歸納出,人與動物之間的差別便是,人可以思考;可以判斷;可以選擇。

「人跟動物生命的差別就是人尋找生命的重點。」傅佩榮說。

要有許多的元素構成,才能成就為一個人,人與動物之間都有生老病死的問題存在,但是人除了生老病死之外,還存在著喜怒哀樂、恩怨情仇、悲歡離合,有了這些元素的存在才能構成一個人,而動物僅靠本能尋找食物,並沒有這些元素存在。於是傅佩榮再反問聽眾們,這樣的人生豐不豐富呢?

我們可以歸納出人有自由,以中文說話思考,也許以中文表達思想有限制,但這種限制卻可以讓人們更精確表達自己的思想,這些都是與動物不同的地方。

「我們必須先學習,不要說別人不對,我不會說別人不對,我祇會說你看的還不夠,這是不夠的哲學。」傅佩榮也給了年輕朋友建議。

人生要做的事通常來自於自身內在,每一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特質,年輕朋友從學校畢業之後,在社會上工作一陣子,許多人都會發現,這個社會多一個我,或是少一個我都沒有差別。

傅佩榮說「到底我能不能對社會有一點點影響?我不容許自己在這社會祇留下後代而已。」 

▲IQ、EQ和AQ

 人的一生從小到大到底要經過多少淬練?

這些淬練攸關著人們智商的高低,所以才有了IQ、EQ、AQ的出現,傅佩榮從小的時候就知道IQ的測量方式,IQ120的人也許可以唸到大學畢業,但是IQ70的人,還是可以有他的成就,傅佩榮以「阿甘正傳」為例,阿甘之所以成功,功勞都歸於他不太會思考,且他有很高的EQ,所謂的EQ便是指情緒智商,AQ則是指逆境智商。

EQ高的人,在人跟人相處的時候,並不會隨便將情緒表達出來,所以後來出現許多IQ160的工程師被IQ100的人僱用了,為了說明EQ在日常生活中所造成的影響,傅佩榮也舉了個日本奧運跳水的例子,來說明日本與美國之間看待EQ的國情差別。

AQ指的則是逆境智商,即所謂一個人面對逆境,與超越逆境的能力,人生不如意的事時常八九,許多人通常碰到逆境的時候,選擇了死亡一途。

傅佩榮在此演講之前,便在新聞媒體上得知今日發生了三個自殺案例,巧妙地是,三個自殺者的年紀都各有出入,年長者有六十多歲、也有年輕的二十出頭及十幾歲的小孩選擇自殺。

六十多歲先生的逝世,著實讓傅佩榮感慨萬千,據媒體報導,六十多歲「老翁」是久病厭世,在傅佩榮的觀點裡,人生七十才開始,六十多歲仍是相當年輕的年紀,媒體卻稱為「老翁」,媒體的誤導也確實讓自殺事件又蒙上一層陰影。

傅佩榮也感慨,許多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受到過多的保護,沒有抗壓性,小時後生長在富貴之家,經日吃喝玩樂,一旦遇上挫折,無法獨自面對逆境,僅有選擇自殺一途。

這些自殺的案例,都可以給我們啟發,反映一些生活上的面貌,也告訴我們AQ的重要性。

這些自殺的新聞報導,讓傅佩榮憶及20幾年前在軍隊受訓的日子,當年有很多研究所的碩士來服兵役,軍隊並給予這些碩士比較好的待遇。

傅佩榮的高學歷光環並沒有為他帶來好運,竟然被分配到了魔鬼連,魔鬼連裡受訓的官兵都是體專畢業,班長都是國中畢業的,便進入士校就讀的學生,班長看到碩士特別痛恨,心想著一輩子都不可能讀到台大碩士,便要刁難。

雖然事隔多年,屬於年輕時代受訓的種種苦難,事後還會縈繞在傅佩榮心裡。

傅佩榮以為,沒有受過那的激發與訓練,也就不可能造就現在的他。

後來,傅佩榮在演講的領域上有了卓越的成就,也有機會回到了當初的小學母校演講,當主事者介紹演講人是傅佩榮教授,而曾經是傅佩榮的小學老師卻是驚訝極了。

回首幼童時代,小學時的傅佩榮幾乎都沒有開口說話,即使功課還十分理想,卻一直為口吃所苦,當初教導傅佩榮的老師,難以置信這是當初那個會口吃的小男孩。

之後的傅佩榮不但成了頂尖的演講者,也唸完了知名的耶魯大學,提及耶魯大學的高標準,傅佩榮的回憶又湧上了心頭。

「這學校的學生原本就是全世界最一流的學生,學校頒學位給你的時候,牠要證明你有這個資格,我每天讀書12個小時之上,要考法文;日文,考過之後才能夠寫論文。」傅佩榮說。

「AQ愈年輕的時候,愈是受考驗好時候,」傅佩榮諄諄的告訴年輕朋友。

人生就是這樣子,不要給自己留下太多的後路,當你遇上極限的時候,我們要經常檢視自己,自己的壓力是不是太大了。

壓力太大的時候,也要讓自己適時喘一口氣,傅佩榮分享了他在荷蘭學到的經驗,「你要老想著,幸好事情沒有變得更壞,如果出了車禍,斷了一隻腳,要想著還好祇斷了一隻腳,凡是有因必有果,你要透過這些慘痛的經驗去學習成長。」

我們要學習從局外人的角度來看事情,當發生在你自己身上的事,你不要期待別人去同情你,自怨自哀,怨天尤人。

當一切都歸於平淡,你終究會離開這世界,不管你喜不喜歡,人都要面對死亡,所以凡事要學習捨得,物質享受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如果人生什麼都不順利了,傅佩榮說沒有關係,我們還有最後一張王牌,就是我們正視了死亡,我們不必承受那種捨不得的痛苦。 

 

文章轉載自 日光溫暖文學報

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