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化雨1996
                             
--生命樂章

劉鎮歐

 

   〈春風化雨1996〉(Mr. Hollands Opus)是描述一位具有天份的音樂家格倫.賀蘭,迫於生計之故,暫時委屈自己到高中教授音樂相關課程;期盼利用教學閒暇的時間,創作一首世人永銘心中的交響樂章。無奈造化弄人,因著妻子懷孕生子,並且生下來兒子柯爾天生聽力受損;因此,繁重的家庭經濟重擔逼使賀蘭繼續從事教書工作。

  然而,隨著自身教學心態與方法的調整,賀蘭將對音樂的熱愛感染了每位學生,一起彼此分享生命的學習與成長。在三十年的教書生涯中,以學生作為跳躍的旋律與音符,譜出了一首個人的生命樂章。

   一般的教師影片少有例外地都是將老師塑造成一位英雄,而這種教師英雄類型的影片可粗分為二種:一為“閃光燈泡”類型,一為“蠟燭”類型。

  通常,“ 閃光燈泡”教師類型影片的戲劇時間只涵蓋一個學期,一位新進老師主動或是被動地面對解決一個困難的教育情境:不是面對一群上課失序且制式思考的學生,就是面對將學生視為動物管理的官僚教育行政人員。新進的老師帶來新的教育與學習願景(vision)——另外有一個新的知識學習天地;在短促的一學期之後,新老師改變了整體學生的生命,例如〈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吾愛吾師〉(To Sir With Love) 等。

  通常,這類型教育影片的主題不是在舖陳教育過程中師生的互動與學習,而是傳達導演心中所想強調的教育主題,例如〈春風化雨〉的「自主思考」與〈吾愛吾師〉的「接納與愛」。這類型的教師在影片中為學生帶來「靈光一現」的知識啟蒙,便會因個人或學校的緣故而消失蹤影,因而較少向觀眾呈現他們「百年樹人」的教育生涯。

  然而,“蠟燭”教師類型影片的戲劇時間便橫跨一位老師一生的教書生涯,不像“閃光燈泡”類型老師只帶來「靈光一現」的知識啟蒙,而是一輩子知識與學習的資源中心;就像蠟燭燃燒照明一般,老師給學生愈多,自己剩下就愈少,「直到蠟炬成灰淚始乾」,例如〈春風化雨1996〉(Mr. Hollands Opus)、〈早安,杜福小姐〉(Good Morning, Miss Dove)等;到了影片結尾,通常此類型教師都會省思一個問題:自己所做是否值得?對學生是否帶來真正的生命影響?

   在〈春風化雨1996〉的片尾,便是藉由教育當局刪除教育經費與裁撤藝術類教師事件,向賀蘭老師提出了此一生命質問;賀蘭老師對前來安慰的老友兼同事比爾憤怒地說道:

「比爾,我不是退休,而是被遺棄。說來好笑!當初,我是被迫來教書;現在,卻是一心一意地想教書;它已成為我生活工作的重心,三十年來毫不間斷。本以為世界會因你而不同,以為別人會在乎;誰知黎明醒來,才發現自己錯了,被犧牲掉。我真應該仰天長笑!」

   當比爾體諒且安慰地拍著老友的肩膀,道聲保重離去時,留下賀蘭老師一人,在任教三十年的音樂教室裡收拾個人私物,我的腦海裡不斷地浮現賀蘭老師教書生涯中的許多「第一次」場景:

  第一次痛苦的上班——七點半前就得起床。

  第一次拘謹的上課——照本宣科地講論音樂的定義。

  第一次天真的談天——以為教書有空閒的時間作曲。

  第一次憤怒的生氣——學生的成績一蹋糊塗。

  第一次羞辱的責怪——自己是個故障的羅盤針。

  第一次不滿的抱怨——學生個個是塊朽木。

  第一次愉悅的上課——學生爭相發問。

  第一次懷疑的指正——從古典到現代搖滾樂都可以教,只要學生喜歡音樂就好。

  第一次挑戰的質疑——只有爛老師,沒有爛學生。

  第一次體貼的讚賞——自己是個好羅盤針。

  第一次復燃的雄心——創作羅薇娜之歌。

   悲喜交織了賀蘭老師三十年的教書生涯,最後由葛楚州長代表受教學生表達他們心中對老師的感謝:

「賀蘭老師對我一生影響深遠,更影響了許多人的一生。賀蘭老師或許自以為一生有大半歲月都虛擲了;他一直在創作交響樂曲,看似可能迅速成名或者致富,甚至名利雙收。可是,賀老師並不富有,也不出名;小鎮以外知道他的人並不多。他可能因此認為自己失敗了;那麼,他就錯了;他的成就遠超乎名和利。環顧四週,沒有一個人不受你的影響,正因為有你,我們才茁壯成為優秀的人才。賀老師,我們是您的交響樂章;我們就是你作品中跳躍的旋律和音符,我們是你的生命樂章。」

   賀蘭老師欣喜地舉起指揮捧,指揮歷經三十年陶塑而成的「美國交響樂團」,演奏彼此悲喜雜陳的生命樂章。教書原本不是賀蘭老師要走的人生道路,卻成為他一生所付出的道路。

   他一生中影響並改變許多學生的生命;然而,最大的生命改變是他自己。教書成為他第二次的生命學習,並且榮譽地畢業。

 

文章轉載自  春風化雨1996——生命的樂章

 

                                                                                                                                                    吳宛珊

這部片讓我深覺得有以下幾點,在當教師時可以借鏡的地方:
1. 教法的不斷調整及對學生的觀察:Mr.賀老師在教古典樂史一直讓他們睡著、樂隊一個女生一直吹不好、加入樂隊的足球員一直不懂拍子、一個聰明的學生自以為是的卻絲毫不懂欣賞音樂的情況下,他不像很多老師堅守多年的教材和教法,他對每個情況不斷地改變他的教法,以搖滾樂與巴哈幾首曲子的相似,符合他們興趣的引他們進入古典領域,以建立自信及找出這位樂隊女生最自我滿意的地方-金髮,想著金髮吹雙簧管,也因為平常對學生的用心觀察,知道學生其實沒有樂譜也行的,腦子裡、嘴上、心中早己對音符很熟,建立起她的信心,使練習二年,技巧早己純熟只是沒有信心的女生,成為舞台上的演出者,教那位沒有音樂基礎的足球隊員拍子時,在試了很多次不行後,他決定先以擊掌、身子跟著律動的方式、頭戴著捽角帽,用棒子敲打他的頭,認識曲子裡的拍子,使他在運動會的進場上打鼓打得有板有眼,Mr.賀也藉著他一個很用功但沒那麼聰明的學生的戰死機會教育這位很聰明、自以為是卻不好好學的學生,學習的重要及態度的可貴。我覺得他教學的成功在於他知道每個孩子有不同的潛力,和接受的方式,也願意用心的調整自己的教學方式,使在創意的教法中,每個人都能吸收得很好,當然,身為教師一定要專業素養夠,才能旁徵博引的加入很多符合學生興趣及又能引發學生進入原本內容的東西,但更重要的似乎是真心希望學生能好的心態。
2. 一個老師的慧眼:片中體育老師的一個學生,是一個很用功的人,但功課就是不好,沒有學業成績,會遭退學,也就不能參加高中捽角比賽,可能長才將獲得埋沒,但體育老師不忍如此,即拜託Mr.賀讓他加入樂隊,他也相信以這位學生的認真學習的態度,他不可能學不會打鼓,只要他加入樂隊,校方就會給他學業成績,使他不用被退學,雖然此作法有其爭議,但我很佩服他慧眼視英雄的能力,看出了這位學生的長才,讓他能適性發展,果然這位學生也在捽角上得到了很好的成績。
3. 老師也是一個人,要扮演的角色很多,老師/父親,熟輕熟重都不可,Mr.賀因兒子是天生耳聾,所以一開始即逃避教他音樂,以為沒法子教,也認定他不會懂他的嗜號,但其實兒子心裡卻是很想接近老爸,更覺得老爸對他沒有對學生用心,學手語,一直到兒子都成人了,溝通還得母親在旁翻譯,果然,當他驀然回頭,被兒子數落一番後,想給兒子熟悉音樂,他試著讓樂隊演出的節奏用電子彩色燈在聾啞學校表演,也邊唱歌邊比手語,使兒子感動的落淚,也開始想認識音樂,他將錄音機拿在手上嘗試感受音樂的震動,如貝多芬即使聾了,也把鋼琴的腳拒斷趴在地上感受它的振動,所以其實只要用心,教一個有聽障的人音樂也並非難事,有時老師、父母怕孩子受傷,太過保護孩子,那將使很多事被認定為危險和會失敗,怕孩子挫折而被迫放棄去做,但那可能抹煞了很多發展的機會。
最後,當年那個吹雙簧的女生以州長的身分回來老師的惜別晚會上致辭的那段話:『老師可能因為教導我們,沒時間,而被迫放棄成為名交響樂作曲人的機會,他可以很早即有名有利,但他並不富有,但我相信他擁有的將超乎名利,因為每個他教出來的學生,正是一首最豐富的交響樂,就像音符在他的人生裡跳動著』。這真是一席最令人飆淚的話,我爸媽也是老師,教書二十餘年,看著各行各業中成功的人過年過節到我家來坐客,爸媽的心裡一定是非常的欣慰的吧,這能與人互動的工作,正是老師最吸引我的地方,我也會多多努力,向片中的Mr.賀學習,做一個讓大家受益匪淺的老師。

 

文章轉載自  教育導論T5T6

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