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義◥

截取某詩篇的一章或一句為己用,借來表達自己的意思,而不顧原詩作者的本意。語本《左傳.襄公二十八年》。後用「斷章取義」泛指截取別人的詩文或談話中的某一段落為己用,而不顧其原意。

 

  ◣典源◥

《左傳.襄公二十八年》
齊慶封好田而耆酒,與慶舍政,則以其內實遷于盧蒲嫳氏,易內而飲酒。數日,國遷朝焉。使諸亡人得賊者,以告而反之,故反盧蒲癸。癸1>臣子之2>,有寵,妻之3>。慶舍之士謂盧蒲癸曰:「男女辨姓,子不辟宗4>,何也?」曰:「宗不余辟,余獨焉辟之?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惡識宗?」癸言王何而反之,二人皆嬖,使執寢戈而先後之。

〔注解〕
 
 (1)  癸:盧蒲葵,春秋齊國人,生卒年不詳。
 (2)  臣子之:為子之的家臣。子之即慶舍,慶封之子,春秋齊國人,生卒年不詳。 
 (3)  妻之:把女兒許配給他。妻,音ㄑ|ˋ。
 (4)  子不辟宗:您不迴避同宗。子,您。辟,通「避」,迴避。慶氏與盧蒲氏都姓姜,故為同宗。

 

 ◣典故說明◥

據《左傳.襄公二十八年》載,春秋齊國的慶舍極為寵愛家臣盧蒲癸,甚至將女兒許配給他。但慶氏與盧蒲氏都姓姜,所以有人問盧蒲癸說:「男女結婚應該分辨是否同姓,你怎麼會完全不迴避同宗的女子呢?」他則回答:「同宗的人既不迴避我,我何必要迴避他呢?這就像賦詩明志時,可以斷章取義,我只取我所需要的,哪還知道甚麼同宗呢?」盧蒲癸所謂的「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指的是春秋時代的人,在外交場合或日常生活中,常會截取既有詩篇中一部分的句義來表達自己的意志與立場。例如《左傳.襄公十四年》載:晉、魯等國攻打秦國,軍隊至涇水,大家為是否渡河而猶豫不決,晉國大夫請魯國大夫孫叔豹表示意見,孫叔豹就賦了〈匏有苦葉〉,這首詩現存《詩經.邶風》中,首章是:「匏有苦葉,濟有深涉;深則厲,淺則揭。」原詩是刻畫一位待嫁女子決意出嫁的心情。但這當然不是孫叔豹想要表達的意思,他只是借以表示,無論水深水淺,一定要渡過河去。這種「賦詩斷章」的方式,在《左傳》中屢見不鮮,所以盧蒲癸才會有「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的說辭。後來「斷章取義」這句成語就從這裡演變而出,原專指截取《詩經》的前身當時稱為《詩》的詩集中某詩的部分以為己用,而不顧原詩的本意。今則多用來泛指截取詩文或談話中的某一段落而言。
 

 

  ◣書證◥

01.  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章句》:「尋詩人擬喻,雖斷章取義,然章句在篇,如繭之抽緒,原始要終,體必鱗次。」
 
02.  宋.孫奕《履齋示兒編.卷六》:「夫子於《孝經》之書,斷章取義,無所不可,而六經之道通矣。 」
 
03.  清.沈德潛《古詩源.例言》:「《詩》之為用甚廣。范宣討貳,爰賦〈摽梅〉;宗國無鳩,乃歌〈圻父〉:斷章取義,原無達詁也。」 
04.  《紅樓夢.第五六回》:「探春笑道:『如今只斷章取義;念出底下一句,我自己罵我自己不成!』」
 
05.  《官場現形記.第五九回》:「碰巧他這位老賢甥,聽話也只聽一半,竟是斷章取義。聽了老母舅臨終的說話,以為是老母舅保舉他堂舅爺接他的手,所以才會誇獎他能幹。」

 

 ◣用法說明
 
語義說明  指截取文章或談話中的某一段落,而不顧整體內容的原意。
 
使用類別  用在「扭曲原意」的表述上。
 
例  句  01  這些斷章取義的批評文字,不值得一看。
 
     02  你把我的話斷章取義地加以曲解,並非我的原意。
 
     03  我最怕這種話聽一半,就斷章取義,大發謬論的人。
 
     04  這篇論文他只看了幾頁,就斷章取義地批評,不足為取。
  
 
◣辨識◥
 
近  義:  斷章摘句、斷章截句
 

參考詞語

參考詞語:  【斷章取意】

釋  義:  即「斷章取義」。見「斷章取義」條。

      01.  唐.張鷟《遊仙窟》:「斷章取意,唯須得情,若不愜當,罪有科罰。」

 

文章轉載自 教育部成語典

【傳統文化】勿斷章取義

【正悟網】 有子、曾子、子遊都是孔子的學生。有一次,有子問曾子:“你向老師問過失去官職後就怎麼辦這方面的事?”曾子說:“聽老師說過:‘失去官職後要趕快貧窮,死了後要趕快腐爛’。”

有子說:“這不是君子說的話。”曾子說:“我的確是從老師那聽來的。”有子又說:“這不是君子說的話。”曾子說:“我是和子遊一起聽見這話的。”有子說:“可能真說過吧!但老師一定是針對甚麼事情而說這話的。”

曾子將這番話告訴了子遊。子遊說:“有子說話太像老師啊!那時老師住在宋國,看見桓司馬為自己做石槨,三年還沒完成。老師說:‘像這樣奢靡,還不如死了趕快腐爛掉好啊。’人死了趕快腐爛,這是針對桓司馬而說的。南宮敬叔先前失去官職,離開了魯國,後來回國後,他必定帶上寶物朝見國君。老師說:‘像這樣用賄賂求取官位,失去官職後不如趕緊貧窮好啊。’希望失去官職後迅速貧窮,這是針對敬叔說的啊。”

曾子將子遊的話告訴有子。有子說:“是啊。我本來就說了這不是老師的話嗎。”曾子說:“您怎麼知道的呢?”

有子說:“先生給中都制定禮法,棺厚四寸,槨厚五寸,依據這知道老師不希望人死後迅速腐爛啊。從前老師失去魯國司寇的官職時,打算前往楚國,就先讓子夏去表明自己的意思,又讓冉有去聯繫接洽,依據這就知道老師不希望失去官職後迅速貧窮。”

從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看到,言談之中的話語很多都是有針對性的,與當時的時間、地點、環境、和對象密切相關。作為聽眾,我們不能斷章取義、四處宣揚,以免造成誤會。

文章轉載自 亞太正悟網

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